农资监管
农资监管
农资论坛
信用建设
经验交流
 
会员风采
 
农资论坛 您当前位置:首页农资监管〉农资论坛
草甘膦致癌性分歧浅析 
 日期: 2016/1/5  阅读次数: 457  来源: 农药市场信息   
 
    2015年3月20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报告将草甘膦列入“2A”类——“很可能”对人类致癌物质。IARC在其报告中称:“有限的证据表明,除草剂草甘膦可能导致非霍奇金淋巴瘤。同时,有充足的证据可以证明草甘膦对实验动物致癌。”

  10月23日德国监管机构(BFR)代表欧盟完成了对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关于草甘膦专题论文的审查,并且得出结论“根据五个用小白鼠做的致癌性研究和七个用大鼠做的慢性毒性和致癌性的研究数据证明:草甘膦作为除草剂用途不存在致癌风险。”此外,欧盟监管机构根据“分类标识和包装”标准监管条例,未将草甘膦分类为“致癌性的危险性类别”。

  面对两个权威机构作出的两种完全相反的结论,我们一起来客观地分析,给使用者一个值得信服的解释。

  一、全球主流国家权威机构评估草甘膦不具“致癌性”

  关于草甘膦“不致癌”的报告很多,下面列举几个草甘膦应用主流国家评审机构的结论以及相关官方网站链接。

  加拿大

  1、卫生部有害生物管理局(PMRA)4月13日发布对草甘膦再评估的决定,PMRA认为:IARC致癌物质分类方法是一种“危险性分类”,而非“健康风险评估”。人类实际接触到该物质的水平才能决定实际的风险,世界卫生组织IARC没有考虑这一因素。在加拿大,只有当对加拿大人接触水平不会造成任何有害影响(包括癌症)时,该农药才能注册使用,即按照现在的接触水平,使用草甘膦不会导致癌症发生。

  (www.hc-sc.gc.ca/cps-spc/pest/part/consultations/_prvd2015-01/prvd2015-01-eng.php)

  德国

  2、代表欧盟审查和评估了草甘膦,并且起草了草甘膦报告(RAR),该报告指出,对任何的健康影响的推论必须与暴露量相关联,否则任何得出的结论只是假想或推测。研究报告表明草甘膦与白血病、黑素瘤或者前列腺癌、肺癌、乳腺癌、结肠癌、直肠癌没有关联。

  (http://www.bfr.bund.de/cm/349/frequently-asked-questions-on-the-assessment-of-the-health-risk-of-glyphosate.pdf)

  美国

  3、环保署2013年对草甘膦的急性暴露、慢性暴露、致癌性、预期残留等方面进行了评估,得出的结论是:“草甘膦不构成对人类的癌症风险”。

  (www.regulations.gov/#!documentDetail;D=EPA-HQ-OPP-2012-0132-0009)

  澳大利亚

  4、农药和兽药管理局(APVMA)对草甘膦的评估:“APVMA认为目前在注册并标签说明使用的草甘膦,没有任何数据表明草甘膦产品对人类健康、环境和贸易带来任何不可接受的风险。大量证据表明草甘膦不具有遗传毒性、致癌性和神经毒性。

  (archive.apvma.gov.au/news_media/docs/glyphosate_scitox_review_july_2013.pdf)

  阿根廷

  5、2009年对草甘膦的评估:流行病学研究审查表明:草甘膦和癌症的发病率之间没有关联,它的暴露对繁殖、多动症以及儿童多动症之间也没有相关性。据估计,对人体健康有关的遗传物质也没有显着风险。在规定使用条件下使用这种除草剂,食物和水的摄入也并不潜在对人类健康有危害。

  (www.msal.gob.ar/agroquimicos/pdf/INFORME-GLIFOSATO-2009-CONICET.pdf)

  欧盟、北美、南美、澳洲是公认的农药审批最为严格的国家,检验水平全球领先,“草甘膦不致癌”的结论能得到这些国家的认可,可以说明“草甘膦不致癌”是全球主流。

  二、国际癌症研究机构

  IARC暂未对草甘膦致癌性作出公开性的解释。但是对另一个被列入2A类别物质:红肉,已经接受了《南方周末》的采访

  (www.infzm.com/content/112926)

  首先我们了解一下IARC的致癌性分类标准,IARC将所研究物质分为五类:

  第一类:致癌

  对人类是致癌物。对人类致癌性证据充分者属于本组。如吸烟和二手烟。2015年10月,“加工肉制品”也被列入此组。

  第二类:很可能致癌

  对人类很可能(probably)是致癌物,指对人类致癌性证据有限。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如生产艺术玻璃、常用电吹风的理发师。2015年3月草甘膦被列入此类;2015年10月,“红肉”也被列入此类。

  第三类:可能致癌

  对人类是可能(possible)致癌物,指对人类致癌性证据有限,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并不充分;或指对人类致癌性证据不足,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

  第四类:未知

  现有的证据不能对人类致癌性进行分类。

  第五类:很可能不致癌

  对人类可能是非致癌物。

  2015年10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癌症研究机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最新报告,将红肉与加工肉制品分别列为“致癌可能性较大”和“对人体致癌”。此报告一出就引起了全球肉类相关行业的强烈不满。

  红肉和草甘膦同样处于“2A”类别,不能说明草甘膦和红肉有相同的致癌性,但是从IARC对红肉分类质疑的解释中,我们可以更清楚地了解IARC分类尺度的把握,更清楚了解分类的意义。11月6日,WHO日内瓦总部发言人格雷戈里?哈特尔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首度回应关于红肉分类的问题。下面是对IARC专家言论的一些理解:

  言论一:IARC哈特尔:迄今为止,我们的项目已经评估了超过900种物质的致癌可能性,上面的这个分类能够看出来一种物质有没有导致癌症的能力,但就像我刚刚说的,它并不能用来衡量接触或使用这些物质后癌症会发生的风险。这个名单研究的不是特定物质导致癌症的风险有多大,而是什么物质会导致癌症,也就是常说的癌症和一些物质间的因果关系。你可以想想台风的等级分类。台风的等级划分标准是风速——这种划分与台风和飓风会造成的灾难大小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灾难大小还取决于许多其他因素,包括台风发生的时间、地点等。

  对应的理解:草甘膦使用过程中的致癌性,哈特尔的解释实际上与全球质疑者的观点是一致的。与吃红肉的情况一样,考虑到草甘膦的正常暴露量,IARC并未作出正常使用草甘膦会导致癌症发生的结论。

  言论二:哈特尔:报告目的只是回答一个因果关系的问题,主要的专注点是特定物质导致癌症因果关系的强弱,而并没有回答在这个实践中会对人们有什么改变,无论是对人类消费上,还是对于任何公共卫生政策上的改变。

  对应的理解:IARC将草甘膦归入2A类,对草甘膦安全使用并无指导意义,也无意于对各国农药评审机构带来影响。

  言论三:哈特尔:我们并没有说要人们停止吃肉。我们的观点是:保持适度摄入永远是好的,其对象包括盐、糖类,也包括特定肉类。我们希望人们记住必须更多摄入蔬菜水果,在保证足够量水果蔬菜的前提下,摄入其他类别的食物。

  对应的理解:物质被列入2A类别,并不代表该物质应该被抛弃使用,被证实正常使用情况下不会造成危害的物质,不需要作出改变。

  综上所述,IARC报告指明的仅仅是致癌性的因果性,而不是一种使用过程中的安全性评估。

  三、针对草甘膦的建议

  IARC保持中立的科学态度值得尊重,IARC的结论也可以作为一个参考依据。但是我们看待IARC分类的时候,要保持一种理性的态度,不能因噎废食,亦不可谈癌色变。目前只有极少数国家禁用草甘膦,比如斯里兰卡,称草甘膦与该国北部四处蔓延的慢性肾脏病有关,但并非主流。

  IARC对于草甘膦的致癌评级,依据仅仅来源于实验室特定条件下的试验结果。而实际使用过程中剂量决定毒性。安全并不等于绝对没有风险,很多时候风险可测可控也是一种安全。

  相对于其他毒性更大的除草剂,草甘膦在农业领域具有一定程度的不可替代性。欧盟2015年12月公布了74种具有慢性毒性的农药,其中草铵膦被划为有生殖毒性的物质(1A或1B类),然而该产品在国内应用呈快速发展趋势,并被部分业内人士称为草甘膦的替代产品。全球销量第二的百草枯在中国被列入剧毒农药,但仍然在国内畅销。因此,草甘膦即便有风险,但只要严格按照规范使用,风险仍然在可测可控的范围内,而且根据现在的研究结论,相对很多其它产品,草甘膦更安全。

  草甘膦在全球已有40年的安全使用历史,并未发现对人类致癌的直接依据。对于草甘膦的使用者,笔者建议:无需恐慌,安全使用,肉该吃就吃,草甘膦该用就用。(农药市场信息 管志刚)

 
 
打印 关闭
 
建议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Copyright@2015 吉利彩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杭州市萧山区萧绍路89号 免责申明